活动专栏

视频

2018年03月01日

远大住工总裁解读“工业化建筑”道路上的远大模式

唐芬:各位帅哥美女们大家好!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来分享,我们盖房子的一些事情,因为按照现在最时髦的话说,我们现在也算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的力量,我们现在就来看一下,远大住工怎么用工业化的方式,来改变我们传统建筑的产业,我今天分享的主题叫“工业化+建筑”,互联网+大家现在都听的非常熟了,工业化+建筑告诉大家建筑还是建筑,我们用工业化的方法来实施我们的建筑。

 

我们现在希望成为一个非常Open的合作的远大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可以跟大家有非常多的互动和交流,当然,首先还是要给大家汇报一下远大企业发展的一个历程,远大重工是一家民营企业,远大是1988年创立的,到现在已经经历了30年的企业历程。

 

但是,在工业化建筑的这条道路上,我们从1996年开始的,到现在为止整整22年的时间,可以这样来说,在中国建筑产业现代化,也就是建筑工业化的产业,远大住工是当之无愧的领军者,也就是说以前我们到工商局登记注册的时候,注册的类别里面是没有住宅工业这个类别的。

 

1988年的时候,远大城市创立,我们是以技术起家,这个跟我们的创始人有很大的关系,当时留校任教有一些发明专利在国际上都获奖了,80年代在国际上得奖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情。当时这些技术的交易也有非常好的市场的需求,1992年我们开始来做实体,也就是说做我们的产品就是中央空调,我相信在座行业的知识伙伴里面,有不少使用过我们的中央空调的产品,远大的中央空调在90年代初期,其实中国的电力供应是相当紧张的,是大的经济环境非常利于我们的产品,再加上自身过硬的品质。所以90年代中期远大中央空调已经成为他这个领域世界销量第一的领域,就在这个时候,张剑董事长开始带领他的团队进入另外一个领域,说实话张剑的声音那个时候慢慢弱下去了。

 

大家知道远大是最早买私人飞机的,一次性买了7架私人飞机。但是1996年以后,张剑把它的精力放在了建筑工业化,远大做空调的时候,跟国外的合作是非常多的,不管是技术还是设备采购方面的,当时在德国,在日本看到了非常多别人造房子的一种方法跟我们国内的区别。比如说在日本,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到远大,但是我看我们的照片那个时候都是用胶片拍的,一栋小别墅从早上8点在现场安装,下午四五中点就可以做饭了,而且房子是非常精致的,这个是非常震撼的,而且在国内还是一砖一瓦在做。这样的方法,会不会成为中国造房子发展的方向,而且建筑业在中国确实是最巨大的一个产业,前几年的数据都是20亿平方米以上的产业,这样一个大的产业一定会有大的发展空间。

 

就这样,我们一头扎了进来,最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是拿来主义,远大最早和日本一起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,推向市场的第一款产品还不是房子,是浴室。大家看到的这个房子当时的设计是42万套精装修的住宅,当时我们跟西门子做了全套的楼宇的智能化的系统,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没有一个建筑工人是农民工,全部都是我们整体浴室车间的工人完成的,这个房子出来之后在行业内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。包括当时的建设部,很多的社区店都有去参观,但是我们推向市场的过程当中发现当时遇到了一些阻碍,第一个问题来自于成本,这个在长沙我们要说明一下,1999年当时长沙商品房的均价一千多,我们这个楼3000多,当时来看成本这一块市场的竞争力不够。

 

第二个,对应的规范和标准还不太支持,尤其在消防这方面。还有一点特别重要,就是中国人,甚至是整个华人社会,对做住房的接受程度一直不太高,这个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,正是因为2002年我们开始和德国合作,当时是引进了一个要数字混凝土模块的体系,大家在图上看到的小别墅就是我们当时用这个技术来做的,大概就是两天的时间,把这个房子全部生产和安装完成。其实它的外墙有很多的砖全部都是工厂里面做好。

 

2005年开始我们做开发商,我们需要把工业化的产品和技术在市场上得到呈现,我们希望有开发企业跟我们直接合作的,就像日本松下住友都是造房子的,当时开发商不太敢拿自己的房子拿出来做,我们自己来做。但是现在看来,在中国建筑产业化的发展史上,这几个项目一定要给他们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就是因为他们给了大家勇气。

 

2007年我们成了国家住宅产业化示范基地。

2008年开始我们作为绿色建筑的制造商,开始向市场大规模的提出工业化建筑。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跟其他企业提供工业化建筑的产品,目前为止,其实我们的技术体系和管理体系都在不断的完善和升级,到今天已经预计6代技术产品。我们在这里其实可以沟通一下,就是说,为什么一定要走建筑工业化的这条道路。远大住工20年,一直在这个领域里面摸索,我曾经有这样一个形容,我说哪怕在5、6年以前,我们是一个非常孤独的行路者,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为大多数人所不了解。很多人是观望,而且还有很多的质疑,大家都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。还有一个现实的例子,就是在5、6年前,哪怕是一个省领导到我们企业考察之后,当时还提出这个问题,你们这个产业很好,但是如果你们这个产业发展起来,我的就业问题怎么解决,我发现这两年整个市场变得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

大家对这个产业不仅是越来越多的关注,而且更多的认同和希望加入进来。当然,这个原因可能大家都非常清楚,比如说像这两天北京的空气雾霾非常重,虽然说建筑不是造成雾霾唯一的因素,但是一定程度的建筑施工也是造成空气环境污染非常重要的一劝。

 

我们传统的建筑方式其实还是非常简单粗暴的,现在对森林、很多资源过渡的消耗和破坏也是非常多的。再加上建筑的质量一直是大家希望做的很好,但是总有一些做不到位的地方,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质量通病这个词。大家都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 

还有一点现在这个产业来自于传统建筑业自身的需求,就是为什么要转变,现在劳动力的问题,劳动力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成本高,而是劳动力出现了结构性的短缺。现在大家的建筑工地大家都看的非常多,一定是50岁以上的人。现在80、90后指望他们到建筑工地干活,基本上不现实了。这么巨大的一个产业,但是它的整个组织方式、生产方式又是这样的落后,导致它的成本、进度、质量很难得到有效的提升。